笔墨丹青写风流,朱天曙与《且饮集》








  4月22日,在世界读书日的前一天,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举办了《且饮集》新书分享会,《且饮集》作者朱天曙教授携一众文化好友与读者畅谈关于中国的经典名作、古典书论、文化传承、印人印事的解读与思考。北京语言大学校长崔希亮,中国书法杂志主编朱培尔,教育部长江学者、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部主任华学诚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总编辑杨群及设计总监孙元明参加了分享会。央视新闻联播主播康辉也通过视频送来了对朱天曙教授新书出版的祝贺。  
  唐代大诗人李白在《梁园吟》曾用“人生达命岂暇愁,且饮美酒登高楼”的诗句表达自己旷达的人生态度,而朱天曙教授同样认为,通晓人生,不为世务所累,寻找自己的快乐,乃是人生至趣! 
  如何与古人通过起笔、落笔获得心灵上的相通。朱天曙教授从他的首部书法篆刻艺术心得随笔《且饮集》出发,带领读者阅读文字,感受文化之美。 

 “风格”是养出来的,不是做出来的
  朱天曙教授认为,“风格”是养出来的,不是做出来的,涵养性灵,作品就不会俗气,也不会跟风。所谓风格,其实就是作者写字的习惯而已。
  好的艺术家应会思考中国书法史上的经验,还应有较好的文学或学术上的修养。近代以来,吴昌硕、黄宾虹、齐白石、傅抱石等都是书、画、篆刻、诗文或学术兼通的大家,光靠练习是不够的。当然,“书内功”是基础,“书外功”是持续进步的源泉。艺术家应具备独立的艺术思想,不是跟风,要修炼和思考,多学古而不泥古,不刻意求怪而自有奇,要做到和而不同,所谓风格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文人要有自己的性情和品位,追求高尚和雅正。
  当代书法创作有两个方面的倾向:一方面,是一批年龄稍微大一点的中年书家,能够独立思考,能够潜心修炼,并且秉承自己的艺术理念在往前走。不少前辈,他们主要是自己来修炼,形成个人的某种面貌。另外一方面,集体活动太多,书法展览会过度,过度以后就形成了一个群体,一个展览书家群,为展览而写,为活动而写。“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很多人就成了“为人”而写的了。优秀的艺术家在“为己”而写,也有一批人是为活动而写,为展览而写,这种人常常会在书写中迎合别人,失去自己。
 
  书法要具备技术、艺术、人文、哲学四个品质
  朱天曙教授认为,如果一定要说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的话,我觉得中国汉字可以说是,书法可以说是中国艺术的核心。中国的绘画也好,中国的篆刻也好,都跟书法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书法要具备四个品质:技术品质、艺术品质、人文品质和哲学品质。
   一是技术品质。书法是毛笔写来出的艺术,和其他门类一样,有一整套的技法,这种技法就是笔法。中国书法十分重视书写技法,既有一个相对稳定的体系,同时又具有高度的灵活性。点画形态的丰富,把书法的技法引向一个鲜活的世界,使书法中的点画具有了一种生命的活力和情趣。这种点画从人的自然体态和一般情性出发,对技法所要创造的美规定了基本准则,以“法”入门,同时不拘于法,寓有法于无法之中。
   现在的书法创作多为技术书写。很多人技术上是没问题的,对用笔的方法,对整个作品的布局都已经比较好了,但他这种书写往往停留在技术上,缺少文化品格,现在有人提出“日常书写”这个说法,日常书写实际上也是对过分强调展览的一种回应。古人的书法都是自然而然来写的,在书斋活动中或文人雅集中产生好的作品,是非常私人化的行为。现在书写变成一种社会行为,非要把个体的行为变成一个社会行为,往往社会就会形成一个群体,专门琢磨迎合展览等事情。从艺术本身的规律来说,往往会失去一种个体的创造性,喜欢盲目跟风。在书法普遍职业化的时代,更要学会独立思考,除技术品质外,怎么样提升书法的艺术品质和人文品质,我认为这个值得思考。
   二是艺术品质。一件古代的作品,或者当代人的作品,它从形式上或者内在精神上能够感动你,一定赋予一种生命的状态在里面,你要表达它这种生命鲜活的状态,而不是一种机械的、陈腐的、呆板的。艺术创造最终表现在你对这种美的感受上,要表现你的审美趣味。
   三是人文品质。中国艺术强调主体的“心”。书法是用来写个人情感的,是用来写心的,表达你的个人情感世界,诗歌里面有“诗言志”,诗歌是表达志的。书法里叫“书如其人”,体现的是你这个人、你的心。写字的时候表现书法家个人的情感世界,表达个人对艺术的一种理解,一种审美趣味,实际最后还是“心”。一个人文化上的修养对其作品的影响是间接的,不是直接的。你看一件作品,你并不能完全了解这个人的文化修养,但你看看他的题跋、落款等,容易看出这个人的修养。所以一件作品要综合地来看,大方面地来看,一个人的审美修养是能从他的作品当中看得出来。
   四是哲学品质。旅法雕塑家熊秉明先生说,“如果哲学是高处不胜寒的峰顶,则书法是可以游憩流连的园地”,这个比喻是很形象的、富有诗意的。各种艺术都可以上升到哲学层面,书法以它的抽象性创造了韵律,可能给其他艺术以启发。
   唐代张怀瓘指出“何为取象其势,仿佛其形”,孙过庭所谓“同自然之妙有,非力运之能成”,都指出天地万物的生命状态与书法的点画形态的相通性。从自然物象中汲取灵感,突出人在创作中的主观作用,思与神会,同乎自然。这种以“自然”作为书法创作的源泉与中国古代的哲学思想密切相关,所谓“物负阴而抱阳”,书法也重视外柔而内刚。